本网站由甘肃省禁毒协会主办,今天是 2020年09月22日 星期二
戒毒指南
当前位置:首页 » 戒毒指南

当生命被按下暂停键……

来源:中国禁毒报 责任编辑:曹红娟 发布时间:2020/8/21 14:23:23 阅读次数:
字号:A A    颜色:

20世纪70年代,阿华在香港一所名校读书。当年的香港人读书机会不多,能在那所名校读书的都是家庭背景优越和成绩优秀之人。可惜阿华生性爱玩,无心向学,到高一那年就向父亲要求辍学去考警察,但遭到父亲反对,于是跑去一家律师事务所当助理。在日常工作中,阿华常与社会上的不良青年打交道,也因此加入了黑社会成了小混混,后来更是沾染了海洛因,沉沦毒海几十年。


1998年,当阿华认识我这位法庭委派的社矫社工时,已经吸毒近三十年,近十年更是流落街头成为露宿者。当时的他皮肤灰黑,牙齿已经掉了一半,看上去仍有点读书人的样子,却又非常穷困潦倒。当跟他聊起年轻时的生活时,我发现曾经作为名校生的他眼里现出了一丝光芒,于是我特意用英语跟他交谈几句,想唤起他曾经作为社会精英身份的记忆,给他注入一点尊严与改变的动力。


有趣的是,阿华当时告诉我,这次下令让他接受社矫社工辅导的法官,就是他以前律师事务所的老板,不过估计对方早已忘记他了。


经过认真的社会背景调查,我知道阿华因为吸毒与多次犯法,早已被家人离弃,只有姐姐一直对他很关照。他知道姐姐的住处,只是以自己目前的状况,不想去打扰姐姐的生活。


经过我几节的辅导,阿华决定自愿接受住宿式戒毒,试试自己是不是可以重新与三十年前的正常生活接轨,让人生的列车走回正途。在我的安排下,阿华先后完成了三个月的住宿式戒毒与三个月的中途宿舍训练。半年后,阿华在戒毒中心认识的朋友那里租了房子,并且在街头干起了卖儿童玩具的地摊生意。


在我的反复鼓励下,阿华尝试与姐姐取得联系。他几次跑到姐姐住处附近等候,终于有机会碰到了姐姐。阿华就如我交代的,只跟她说自己戒毒了,交给她几百元当作是心意。当年初出茅庐的我,感觉阿华这个案的发展太令人满意了,并且以为之后的路都会如此顺利。


然而几个月后,阿华开始以各种借口逃避与我面谈,直至有一次向我提出要借几百块钱,这时我知道他一定已经复吸了。当我带些愤怒质问阿华是不是又想回到那种潦倒的街头生活时,他一脸茫然地说自己也不知道,只是感觉当自己不吸毒时,每天的时间都很漫长,每天都要处理各种问题,虽然刺激,但有时也很难过。复吸后的生活是他所熟悉的,每天除了睡觉就是吸毒,毕竟那是他几十年的生活方式了,最近几天烦恼着实少了很多,但也觉得没脸面再去找姐姐了。


后来在我力劝之下,阿华再次进入戒毒院舍,在我调职之前一直没出来。后来听接手的同事说,他没完成治疗就跑了,后因违反法庭命令被关进牢里几个月,再后来他的发展情况如何,大家就都不知道了。


不少人都有过患大病的经历,患病时动弹不得,只能在病床上吃、睡,有人形容这是生命被按下了暂停键。很多人会在此时深度反思,想着康复之后好好珍惜健康、陪伴家人等。有些人真的做到了,不过也有不少人在复原后依旧乱吃、晚睡、对家人乱发脾气等。


对于吸食海洛因成瘾多年的人而言,吸毒期间因为自愿或强制戒毒而出现的短时间无毒光阴,就像是健康的人患大病时一样,生命被按下了暂停键。原本只有吃喝嗑药的混沌日子,因为戒毒而得到了反思与重整的机会。


然而当中最大的区别是,正常人在患病时总想回到健康重新生活,因为没病时他们的力量较大。相反,吸毒人员在不吸毒时却像一个病人一样,诸如柴米油盐、住房、人际等平时没有的烦恼,都会在他们脱毒后一次次跑来困扰他们,因此,不少戒毒人员会因熬不过戒断反应选择复吸,在吸毒产生的幻觉中麻痹自我。


社工前辈曾教我,不要因为吸毒人员多次戒毒失败而气馁。只要我们不断地鼓励与支持他们,或许在很多次的尝试之后,他们也会像一些患大病后彻底改变生活的人一样,洗心革面,成为崭新的自己。这是现实中确曾发生的事,也是禁毒社工们应有的坚持与信念。


(作者系香港资深社工、广东省佛山市新里程社会工作评估中心首席督导、华南理工大学MSW课程校外导师、深圳社会工作者协会顾问梁建雄)
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

甘肃禁毒网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您是第 位访客

通讯地址:兰州市广武门街道黄河沿38号 投稿邮箱:gsjdw@163.com

甘肃省禁毒协会 主办 陇ICP备20000024号-1